目前分類:善知識.行者文章類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揭開真相》(九)俊馬永別

九-俊馬永別-1.jpg

九-俊馬永別-2.jpg

 

大丹狗「衛斯」和「金中雪」,由我們照顧了幾年後,轉送到某位師兄家中,大法王師父再三叮嚀這位師兄,一定要好好照料牠們,要與你們家人平等,這位師兄再三保證,他一定做到。說實在的,與牠們相處久了也有了感情,要送走牠們,反而有些不捨了。

 

相較於衛斯和金中雪,卡軍是比較有福報的,因為衛斯和金中雪到了新環境以後,由於新主人忙於工作,疏於照顧,衛斯因為吃了太多的沙發裡填塞的海棉,送醫後死於手術台上,而金中雪則是誤食了院子裡的肥料,當場死去,讓人不勝唏噓。

 

現在駐地的大丹狗只剩下了卡軍,牠皈依後法名為「俊馬」, 牠也是在無人教導之下,就會對大法王師父頂大禮。

 

隨著年齡的增長老去,俊馬也生病了,我們帶牠去看病,沒想到竟然從此一去不復返了。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八)冰冷死人竟站起來了

Openedtruth.jpg

 

在作韻雕期間,大法王師父也鼓勵大家創作,出家比丘尼了慧師姐非常地感興趣,十分投入,一有空,她就在作品上下功夫。

 

有一天,她又繼續在院子作她的作品「頑石生華」,到了晚上,外頭已有些涼意了,她還沒有進屋來,於是聖格講堂的出家師姐釋廣慧就去喊她,赫然發現,她完全沒有反應,一動也不動地坐在作品旁,這位師姐覺得不太對勁,用手一摸,發現了慧師姐早已斷氣冰涼了,於是趕緊報告了大法王師父。

 

大法王師父到了現場,看了她的情況便說:「怎麼可以死在這裡啊 !」於是趕緊指揮大家搶救。我們把她放倒在院子的甲板上,有的拿被子,有的拿毯子給她保暖,其實保什麼暖啊,莫如說是保冷,當時的她已經全身僵硬、冰冷、沉重,脈搏心臟早已停止跳動,已經死了一段時間。

 

當時大法王師父修法,大聲喊道:「阿彌陀佛不要接走這個人 !」說來真是奇怪,喊了幾聲後,了慧師姐竟然慢慢地甦醒過來了。給她喝了幾口熱水,才看著她的臉色慢慢轉過來,大約十幾分鐘,臉色才慢慢轉紅,二十分鐘以後,她能說話了,她用很低沉的語氣,沒有一絲神氣而幾乎聽不見的低沉聲音說:「我作品完成了,心裡很高興、很滿足,剎那間,心寂靜下來了,沒想到竟然入了寂滅定。」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七)狗狗

七-狗狗-1.jpg

 

「戒本」是一隻有神通的狗,原本叫Jack,牠來到駐地後, 每天就跟著我們生活、聞法,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牠也漸漸地長大了。我們發現牠突然會頂大禮,如同大禮拜般,我們沒有人教過牠。

 

有一天,Jack 跑到大法王面前頂禮膜拜,兩隻前腳匐地,一起一伏,總共三次,不肯離開,大法王師父問Jack :「你是在給我頂禮嗎?」Jack 連連點頭,大法王又說:「那你是想要皈依嗎?」Jack 立刻端坐在大法王師父面前,兩隻前腳合起掌來,大法王說:「那好吧,你坐到旁邊去吧 !」Jack 乖乖地坐在大法王師父旁邊,一動也不動,等大法王給眾弟子們開示完畢,Jack 又跑到大法王面前端坐,大法王師父說:「好,我這就給你舉行皈依儀式。」就這樣,Jack 皈依了佛門,取法名為「戒本」。

 

戒本是一隻極通人性的狗,人講的話牠全都能聽懂,牠對大法王更是無比的恭敬,每次見到大法王師父必定頂禮三拜。

 

大法王不准牠看某種東西,只要命令一句:「轉過頭去,不准看 !」牠馬上將頭側向一邊,直到大法王師父說:「好了,可以了。」牠才轉過頭來,而且大法王師父在後房很遠的地方,只要讓人去帶個信給戒本說:「大法王師父叫你進去。」戒本哪怕是在睡覺,都會立刻站起來,馬上拐彎抹角,自己一個就去到大法王師父身邊了,而且是任何時候,每一次通知,馬上就去。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六)凌晨經歷 冤靈女身

Openedtruth.jpg

 

某天,大法王師父告訴我們要到草地裡設壇城,要上供護法, 由於事關某些因緣,因此大家晚上要輪班看守,以防有邪類異狀發生。這晚輪到我和另外一位出家比丘尼見慧師姐值班,夜晚有些寒意,我們兩個各自裹著厚被子,在院子裡打坐。

 

凌晨三點多,夜已深沉了,大地靜謐,安靜地似乎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到,此時在我身後的遠方,傳來了一陣貓頭鷹「嗚 !嗚 !嗚 !」的叫聲,聽得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這下我得小心點,以免牠來破壞,因為曾經聽說過,有的貓頭鷹是鬼的化身。

 

我屏住氣息,仔細地傾聽牠的動靜,似乎牠已經機靈地發現了我在注意牠,叫了幾聲後,便朝我背後的方向挨近。我沒有回頭,只覺得聲音越來越近,也越來越大聲,已經近到就在我後方的樹叢中了,大概有三、四尺遠近,此時我開始很緊張了,突然, 樹林裡傳來一陣樹葉騷動聲,過一會兒,似乎牠展翅飛走了。

 

我雖然沒有發現牠的身影,不過從這一刻以後,再也沒有聽到牠的叫聲,我想是不是護法把這鬼趕跑了呀,以免牠來破壞擾亂駐地,這下子我可以安下心了。這時還在凌晨,不過我沒有睡眠,清醒地打坐,就在這個時候,境界突然現前,我清楚地看到了殊勝得無法想像的境界 !令我感到非常地震驚與法喜。同時還看到了相隔供台大約一丈五尺遠的地方,站立了一尊高大威武的金剛護法,威猛無比,穿著戰袍,身形約有兩層樓那麼高,相貌長得有點像牛魔王,我趕緊起身頂禮膜拜,原來駐地的護法,一直都與我們一同在值班,護祐著駐地啊 !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五)掉入疑網中

Openedtruth.jpg

 

當我從台灣回來不久後,大法王師父開始常常來駐地了。

大法王師父來駐地的時候,要不就是作韻雕或畫畫,要不就是開示錄音,大法王師父隨時要說法的,大部分講的法,基本上都是講心行,如何修心、如何修行。大法王師父很會講法,會講佛教裡的任何法義和修持,包括傳承等,但大法王師父只有佛教, 卻沒有具體的佛教派別,無論是小乘、大乘、禪宗、淨土、密宗等等,所有的宗派,大法王師父都是平等的,沒有分別,大法王對我們說:「各宗各派都有好處,都好,用在不同人的身上,符合不同的因緣,生不同的作用。」可是大法王師父究竟是哪個派? 什麼傳承啊?令我百思不解。

那時我們幾乎每天可以見到大法王師父在為大學創作作品, 我們隨時都跟著大法王師父近距離講話,請教法義,更深入地見到大法王的點點滴滴,大法王所表現出來的生活細節,非常地普通,完全與常人一般,沒有兩樣,待人接物,也看不出來有任何特殊之處,就是一個善良的人而已。

後來大法王師父開始創作韻雕了,為了韻雕作品的誕生,大法王師父每天都用鋼刀、挖刀、雕刀、鑽刀、鈎刀工作,還用各種鐵器等等,大小不一,非常地勞累,尤其大法王師父經常在豔陽下勞動,揮汗如雨,而且搞得全身髒得一塌糊塗,經常連頭髮上都是漆、膠、顏色,但是大法王師父根本就毫不在乎,說真的, 如果像這樣子走在街頭上,肯定被當成了最髒的流浪漢。

大法王師父早上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很早就起來為大學畫畫, 工作是沒有時間性的,但一般下午就開始作韻雕的工作,幾乎從下午就開始工作到晚上十二點鐘,常常晚上才吃午餐,有時甚至工作到凌晨一、兩點,往往一站就是八、九個小時、十幾個小時, 就連我們隨侍在側送茶水的弟子們,也大呼受不了,腳就像是要斷掉了,想當然爾,直接勞動的大法王師父就更辛苦了。

大法王師父常常邊工作還邊跟我們講龍門陣,但是當工作時間一久,連大法王師父也站不住了,常常踉踉蹌蹌地走,累得來氣喘噓噓,說話都困難,我有點納悶,大法王師父怎麼表現的跟凡人一樣,如此的普通,尤其是我們普通比丘尼都能提起一桶水, 而大法王師父就是提大半桶水都提拿不起來,這實在很離譜,難道大法王師父失去功力了嗎?儘管大法王師父看起來沒有什麼道行,就是常人的言語和行為,但道德、智慧確實清純得很 !正因為如此,我們已經拜師了,還得尊師重道,畢竟這是基本人倫道德。看了大法王師父的凡夫狀況,我心想難道大法王真的沒有佛法嗎?但是想不通的是,無論國際上來的什麼法王、尊者,對大法王師父都是五體投地,所求教任何問題,大法王師父都如願答覆,十分圓滿,百問百答,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可敵, 如果大法王真的沒有佛法,為什麼佛法經教講得那麼精準,實在是一個解不開的謎 !

大法王師父經常對我們說:「弟子們,其實我跟你們是一樣的,沒有比你們高,我很慚愧,是個非常普通的人,你們的心裡一定要有底,你們跟我學不到什麼,護法們也看不起我這個慚愧行人。」雖然大法王師父表現的跟常人無異,但奇怪的是,佛法講得淋漓盡致,往往開示後,令我們當場茅塞頓開,受益匪淺, 而且無論你提什麼問題,任何經藏法理,乃至非經藏的任何疑難問題,大法王師父想都不想,當下就能圓滿回答,從來沒有遇上回答不了的問題。這種提問的公案,在大法王的法音中,隨處都還聽得到,在過去的法音裡,聽大法王宣佈說:「你們提什麼問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四)失望悲傷糾結

Openedtruth.jpg

二○○二年七月,突然從俗家傳來了令我錯愕的消息,我的母親得了血癌,這突如其來的訊息,彷彿晴天霹靂,令我心急如焚,恨不得趕緊飛奔回去,但恰巧大法王師父出遠門,只好透過電話,請求大法王師父加持我的母親。我難過地在電話這頭哭了起來,大法王師父非常慈悲地安慰我叫我不要慌,並允諾加持我的母親。聽到大法王師父的聲音,不知怎麼地,就覺得很安定, 也就暫時穩住了我自己。

 

大法王師父不在,我也不好請假離開,隆慧師姐也來安慰我, 但此時的我心煩意亂,生起了很大的無明煩惱,竟忿忿不平地說: 「在這裡照顧什麼大丹狗嘛,還不如回去照顧我的母親 !」沒有正知正見的我,已經失去了理智、心浮氣躁的我,根本就談不上什麼定力了,平常打坐唸佛都是假的,逆境來時就徹底被煩惱、恐懼、無明火吞噬摧毀了,我很害怕從此失去我的母親,我很怕再也見不到她了。

 

而且大法王師父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大聖者,我都有些懷疑了, 來了這麼久,還沒有見到大法王師父聖者的威神示現,想學大法又沒有法,難道教一些慈悲修行,看到狗狗們頂禮,就是大聖者嗎?我學不到我想要的東西,大法王師父似乎也沒有東西可教, 我不禁自問,當初選擇留在這裡,真的做對了嗎?這樣的一天又一天,度日如年的滋味可不好受啊,好不容易每天算著日子,終於挨到大法王師父回來了,我趕緊請了假飛奔回去。

 

母親已經住進了國泰醫院了,準備要做第二次化療,我們作子女的在醫院裡輪流照顧她,見到她時,我心裡一陣心酸,才一年多不見,她身形消瘦了許多。

 

我握著她的手,她問我說:「你還要回去嗎?」我雖然很想留在她身邊照顧她,但是我也很想學法,不想半途而廢,我難過哽咽地說:「是的,我還得要回去。」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三)這哪裡是在修行

Openedtruth.jpg

住進了駐地,便開始了我們的生活。

 

現在的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大師是我們的師姐,師姐帶著我們熟悉環境,這個地方很大,不僅房子大,還有個很大又美麗的後花園,有水池、大草坪,以及終年結果累累的橙子樹、檸檬樹、酪梨樹、橄欖樹、枇杷樹、柿子樹、棗子樹等等,另外還有一間印第安民族式樣的大狗屋,還有好幾個寺廟,其中一個寺廟叫聖格寺,更大,有九英畝地寬,草地上養了很多馬和牛, 還有一個天然湖泊,湖中有很多魚和水鳥。

 

說到狗狗,這是很麻煩的事,特別是剛剛才來的時候,互相之間沒有感情,當我們經過時,驚動了狗狗們,牠們發現有人靠近了,很開心地衝出狗屋外,雖然狗還在柵欄裡,但是當場我們幾個新來的,都被嚇得目瞪口呆,膽戰心驚,這是狗嗎?這真的是狗嗎?我是不是看花了啊?這哪裡是狗嘛,簡直就是一匹匹的小馬。

 

牠們在木柵欄內興奮地又撲又叫,撞得木柵欄發出了陣陣的聲音,雖然牠們很熱情,可是我們很害怕,因為當時從來沒有看過這種大丹狗,牠站在地上,牠的背就有二尺七高。每一隻大丹狗站起來塊頭都比我們還要高,力氣肯定比我們還大,實在是太驚人了,從沒見過這麼大的狗,一想到還要照顧牠們,心裡就覺得有點兒發毛,不是滋味。(這兩隻大丹狗,一隻叫「衛斯」, 另一隻叫「金中雪」,日後又增加一隻叫「卡軍」)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二) 矛盾難選擇

Openedtruth.jpg

回到台灣後,我仍繼續恭聞法音,可是什麼時候還有因緣拜見大法王呢?我的法緣是否就這樣斷了呢?日復一日地過去了, 沒有任何消息。

 

在二○○一年的五月,突然夢見那位大法王來了,告訴我說: 「到美國來見我 !」醒來後,我認為可能是自己日有所思,所以才夜有所夢的吧 !更何況我一個人怎麼去啊,又沒有任何管道途徑,心裡急著慌,但照常找不出辦法,也就沒有把夢境放在心上了。誰知道真的是在得了夢兆的一個月後的一天,接到了一位法師從美國打來的電話說,美國的大法王駐地和寺廟,要召集出家人見面,如果有水平的,可留下來做宗教師,學佛修行並為民眾服務。

 

我衡量著我自己,我雖然很想去,可是說真的,我放不下台灣的道場和父母之情,但是又很想到大法王那裡求法,不想錯過這次的機會,心中很是掙扎,於是我便帶著僥倖的心態,心想反正也不一定會選上我,跟著去看看也好。因此我只準備了簡單的行李,連父母都沒有告別,就踏上了美國之行,沒想到從此改變了我三十歲以後的修行際遇。

 

到了美國,經過大家票選後,大夥們的情緒呈現兩極化,沒選上的人是搥首頓足,垂頭喪氣,甚至還有人哭了起來,而選上的則是樂得眉開眼笑,真的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我雖然是被選上的,但由於我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所以心中感到很大的壓力,心裡便打算把這個大好機會讓給其他人,我心想反正我還可以下次再來啊,於是我將名額私自讓給了另一個出家人。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一)種下了揭開真相的因緣

Openedtruth.jpg

我是個很普通平凡的人,但畢竟是一個出家比丘尼,深深明白,三壇大戒必須要守的,修行學佛為了成就解脫,不能打妄語把自己貽害百千萬劫,如果圖一時的講假話來蒙蔽大家,而這一生最終帶給我的必然是惡報,乃至墮地獄,因此我這本書必須說真實,講真話。

 

一九九三年我畢業於台灣政治大學法律系,在大四上學期的期間,已經考上了法院的書記官公職。法律人是非常講究邏輯推理的,對於事相變化也非常注重科學與證據,必然以事實做為依據,但是儘管如此,對於人生宇宙的真諦,我依然無法在法律的領域中找到答案,但我深深明白,人生是生老病死的積聚,難道沒有解決這些苦的道嗎?否則活著也無意義,我決心要找到這個答案。經了解後都說佛教最有真理,能解決這個問題,因此我選擇了出家當比丘尼,想在宗教的領域中,尋找人生的答案,解決生死問題。

 

出家受戒後,在道場上每日早晚課誦,作息規律,日子倒也過得很順暢,至於要說到修行法門,也只知道唸佛、拜佛、觀修淨土,希求日後隨阿彌陀佛的願力往升極樂世界,但這到底真能有效嗎?沒有科學性哦 !只能強行讓自己相信,因為沒有真的見過佛,祂們到底存在嗎?所以認為連信心都有疑障的我是一個普通平凡的人。偶爾我也閱讀一些佛教界大德們的論著,對於其中法義的領會,我也懵懵懂懂,似懂非懂,總認為佛學就是談空論玄,高深莫測。

 

二○○○年八月,我有緣恭聞到了仰諤益西諾布總持大法王開示的法音帶,其中許多精湛的法義開示與平常語言,說理精闢, 邏輯性強,如飲甘露,令我有如醍醐灌頂,大夢初醒,如獲至寶, 我反覆地聽,甚至一天聽上十個鐘頭也不覺得疲憊。

 

雖然對於「總持大法王」沒什麼概念,但在我心中,不管怎麼,這大法王畢竟是西藏大祖師轉世的法王認證的嘛 !有一位修行很好的長德說他親自看到過有認證書,而不是自封的,認證書說明曾接杜松淺巴之位,也就是杜松淺巴了。這位長德還告訴我說,這大法王的證量非常之高,他舉一個例說,有一位現已九十多歲的大德,是中國江西人,也是一位著名的佛教大師,他叫「慧輝」,長德說他曾和他在一個壇場中遇到一件聖事。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揭開真相》自序

Openedtruth.jpg

我是個出家比丘尼,台灣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就在畢業典禮的那一天,第一件事我走進了寺廟,出家至今也有二十年了,我明白因果,一切都是因果感報,佛法就是為了讓我們解開因果律這個網,讓我們得到自由,徹底解脫。因果如影隨形,所以我要成就解脫就必須對因果負責,因此《揭開真相》這本書中所記述的,完全是真實無虛的事實,從西元二○○一年至二○一三年,整整十二年,是我在美國寺廟及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駐地中的所見所聞,親身經歷,實際參與的紀實。

 

在這十二年生活的日子裡,我曾失望,也有悲傷難過,有痛苦絕望的我,以及鑑析中發現藏在我內心骨子裡可怕的隱環而讓我覺醒了。

 

今特以此明告世人,絕不可輕易相信,絕不可依一個什麼傳承的牌子,就相信稱為佛菩薩某祖師的人,或某某大法王、某某大活佛、某某大法師的表面法脈傳承,否則你們一般都會上當受騙。我在這十二年中見到的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太多了,見到他(她)們在生活中、在法會上的心態、形象,探測到了他(她)們藏在暗處隱密的本質,一當揭開他(她)們的心行來看,其實都是真真假假, 一言難盡,到底誰才是大聖人?從而讓我了解到,只有真正的佛教, 才是最正宗、最高無上的解脫法,也只有唯一的一個地方才有佛法, 也才有真正的至寶解脫生死之法,那是在我的心靈骨子裡深處,尋訪到了答案,有了這個答案,我覺醒了,站了起來,最終得到了如來大法中的大法,成了今天慚愧的我。

 

十二年紀實立著

慚愧比丘尼 釋正慧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決定離開第三世多杰羌佛了

我是釋正慧,在台灣國立政治大學畢業後,到廟上出了家,跟隨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其駐錫地十八年,現在終於決定離開羌佛回台灣了,有如說離開羌佛,莫如說我獲得了生生世世都能依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學如來正法了!我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壇場受教了十八年,這期間見聞了、體驗了、聽到了、感受了、歷歷在目,太多太多,佛陀恩師把我帶進了殊勝的佛法門樑,讓我親自領略了真正佛陀的如來教法,寫了揭開真相》一書,我在佛陀恩師加持眷顧之下,耳濡目染,身歷其境,得到了我夢寐以求想要的東西,我很慚愧,不應該講這自滿的話,可這是心裡話哦,我身為比丘尼,怎麼可以不說真話呢?但儘管如此,我還有生我、養我的年邁雙親,他們到現在還未學到佛法,甚至仍行外道,這一直以來是心中的牽絆,想到舍利弗和摩訶目連尊者,我這個小有覺境的人,根本不要說是自覺覺他了,連陷於外道的父母都還渡不了,何堪為比丘尼哦!因此經過深思熟慮後,想親自回去接引父母同登道果,將我所學到的正法,用來利益父母,但心中確實又無法離開佛陀恩師,於是我在2017年12月稟報了佛陀恩師我的心意後,佛陀恩師說:「很好,你去渡父母並沒有離開這裡你現在的壇場,包括你每天禪坐修法的地方,都與你同在,一步也不會離開的,當你入於現量三昧時,你就在我的面前聞聽無上真理,等到下一步因緣成熟,我將會賜你更勝之法的傳授。」於是我解開了心結,因此便決定於2018年5月10日出發回台灣道場,一想到我的身體要離開慈悲偉大的佛陀恩師,我的心情總是有些沉重,但效仿前輩尊者發心渡母,我也發願要救渡父母,讓他們學到正法,也只得暫時放下這份難捨的心情,因為我要圓滿接引父母學南無羌佛恩師的正法,同時也要將我所學到的真正的佛法,拿來利益幫助更多更廣大的有情。南無羌佛恩師問我:「你做為出家人,知道什麼是僧嗎?」我說:「我近日看了一部印度拍的釋迦牟尼佛的電視劇,其中釋迦佛陀為提婆達多說到皈依三寶的佛法僧,劇中的世尊說:『覺醒之能力是為佛,覺醒之道是為法,將自我身心投入者是為僧。』」南無羌佛恩師說:「這部片體現了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因果不昧,萬法平等,三界眾生皆具佛性,是功德無量的,但實在太粗獷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佛陀經歷、教法,和其弟子之事蹟都未列入,畢竟是拍電視嘛,不完整。」我說我認為也是如此,比如釋迦佛陀報化後,點火荼毗時,怎麼也燒不起來,一直等到大迦葉尊者趕回,向佛陀頂禮後,香木自燃,釋迦佛陀自起三昧之火,並非是人為點火荼毗,而其佛舍利由阿育王諭鬼神造八萬四千塔,劇中也杳無蹤影,波旬魔王一直與佛陀作對卻也隻字未提,南無羌佛恩師說:「這畢竟是拍的電視劇,是沒有辦法容納那麼多內容進去的,不盡完善的法義也是正常的,已經不錯了,對大家是有好處的,不管怎麼說是與人為善,諸法平等,你作為僧尼,除了淨守佛之戒律,依教奉行之外,而必須要懂得佛法僧之真義,我今為你略說佛法僧的涵義:


覺醒的能力是真空智慧妙有之用,而覺醒並證到不來不去、不生不滅,是為佛。


把持正知正見,以信願行、戒定慧修三行完備的軌,是為法。


身口意棄絕世法執染出家,依佛規制、教戒實修,是為僧。」我聽了以後再次深深感受到佛陀恩師的說法太精闢至高微妙了,畢竟是始祖報身佛應世在說根本法。


        最後我想說的是,世人外表看我,身不在佛陀恩師的壇場,其實錯了,我一步也沒有離開,我至始至終都在佛陀恩師座下,依佛陀恩師的現量三昧,隨時都在親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所教,我永遠是佛陀恩師座下的比丘尼弟子,直至無上正覺,永跟羌佛恩師行菩提之道,自覺覺他,不行外道。有如說我決定離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莫如說我終於獲得了生生世世都能依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學如來正法了,我獲得的這份法喜無以言喻!


 
                慚愧 佛弟子比丘尼 正慧 
                   2018年5月5日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杰羌佛第三世 #佛教正法中心 #佛教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世界法音出版社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轉發文章】真心誠意跟隨羌佛體學受用是何等重要!
 
2018年新年,部分真正修行學佛的佛弟子去拜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因逢佳節之慶,從年初一開始,他們隨行羌佛前往因緣之地,佛陀為他們說了兩堂稀有之法。格蘭德謙釋勒玉尊、旺扎上尊、莫知尊者說:根據法義因緣,釋迦牟尼佛當年與彌勒菩薩共聞燃燈古佛說法,釋迦佛陀因多聞一日一夜的法而提前成佛,那麼,這些隨行佛弟子聽聞了羌佛說甚深佛法,他們的法緣成就又當如何呢?
 
為了這件事情,特別進行了急速的年審考證測試,聖考結果得出結論:隨羌佛出行、聞聽佛陀說法的人,道行上升,段位普遍上漲黑釦一段,而沒有聽聞這兩場法的人,在測度年審考試中段位停頓,有的甚至還出現退道掉段。這件事醒示了我們佛教徒:真心誠意跟隨羌佛體學受用是何等重要!
 
旺扎上尊在接待我們時說:當然,佛陀說法也要看是什麼法,佛陀說的這些法是甚深大法,不具福報的人也是聽不到的,此法精妙無比,實證實現,只能說真心誠意跟隨佛陀者是無上福報。
 
由於未跟佛陀出行之人無緣聞聽,故不能錄音。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敢保證功德與罪業、佛降甘露
 

FB_IMG_1473184591379.jpg

 

           大聖德們開示說:“內密灌頂的作用是請本尊(佛菩薩)來壇場接收受灌弟子,只要如法修行,對了生脫死是百分之百的保證!!!受內密灌頂的條件,必須是為真正的佛行事業做了實際貢獻,立下大功德的人,比如做好事、救災難、弘正法、發大願、行善業、不行邪說,貢獻真正的如來正法寺廟。”昨天有人對我說,有些人認為她出了很多資金供養修廟、塑佛像、朝山拜佛,這就是建立大功德。其實這不正確,也許是功德, 也許是罪業,原因要看這廟裡所行的是不是真正如來正法,方丈住持是凡夫還是什麼級別的聖德,如果是聖德,你就有功德可言了。相反,寺廟的住持是佛教外行、邪教之師,就會一代傳一代地傳假佛法行邪見,甚至為測字算命、迷信外道,怪力亂神,邪神靈異,這個廟就會成為詐騙眾生罪業的場所,而供養修這類寺廟的人,必然是罪惡幫兇,我們了解想做佛事的人,一定想要知道供養捐贈哪一座寺廟、做什麼佛事,才是真正永久性功德, 我們只能說“不清楚”,原因要看弘揚的是不是如來正法,有沒有聖者高僧住持的寺廟。如果沒有聖者高僧住持,是佛教的外行,就不存在有功德的種因, 今後下一代的接班人是邪是正,未可得知。大聖德們說:“正因為對你們所捐贈的寺廟不了解,因此對你們的咨詢,我們不敢妄加斷言邪正好壞,總之沒有聖者住持,歷史變故就不知今後如何。”聖德們所說確實是如此,比如北京就有一個非常巨大的寺廟潭柘寺,後經歷史變遷,竟然不但沒有高僧,而且沒有一個出家人駐寺,只有在家工作人員做文物管理,你們大家想一想就會想起, 哪裡只是一個潭柘寺,還有很多被沒落的寺廟、倒閉的寺廟、外道騙人的寺廟 ,千千萬、多不勝數。莫知尊者說:“我能保證的是我們世界佛教總部所修的古佛寺,就是百分之百的大聖德住持,會有一代一代的傳承聖德來接班,你若真誠盡力捐贈這座寺廟,就是立下大功德的人了 !!!記住,我們所說的是捐贈古佛寺是真誠盡了力的,就是大功 德了,隨便應酬捐贈一下,沒有盡心盡力的,都不是大功德,關鍵是在一個‘真誠’。作捐贈人的功德要得到什麼灌頂、學到什麼法,都是要經過擇訣,是是由本尊來看你是什麼發心,功德多大,是本尊來定的。 我們為什麼要保證?具體詳見世界佛教總部發的 20180102 號公告,就明白我們為什敢保證了。” 
        有一位不懂佛教的“東方”小姐,不了解修古佛寺的土地和情況就亂寫誹 謗,甚至直接誹謗到了釋迦佛陀的根本教法,還誹謗了佛法僧三寶,想覆滅因 果,還謗佛,罪業啊!針對她的誹謗,我今天在世界佛教總部看了相關文件和 資料,包括地質報告圖、規劃圖,總部所說一點妄語也沒有,確實有聖天湖,地下確實是水晶礦大湖泊,確實有大暗河從聖天湖地下經過 ,議會確實有決議,聖天湖土地是宗教用地,世界佛教總部確實決定把大雄寶殿建成世界最高的佛教大殿,而且佛教中心(佛教城) 和古佛寺的圖已經畫了,主席祿東贊法王說:“聖天湖這個聖地非常之好 ,除非能找到比這更好的寶地,能更方便利益到更多的人。總之,保證世界上最高佛教大殿一定會修的!!!而且保證奠基之月,請佛菩薩親臨送菩薩一表,在開光大典時請佛降甘露,加持為建寺貢獻的大功德主,和真心誠意貢獻佛寺的功德主!我今所說沒有絲毫妄語,我要成就的人了,不敢打妄語增添一分黑業,造成障了涅槃之道,那就糟了,我還沒有這麼愚癡!有人在電話中說,我們總部修古佛寺是為了我祿東贊想當古佛寺方丈,今天我告訴佛弟子和善良的人們,我祿東贊·慈仁嘉措,根本沒有資格做古佛寺方丈。一個二段金釦、連內密壇場都建不了的道行,任古佛寺監院都還不夠格呢,更何況我已經沒有瞻仰禮拜古佛寺的因緣了。所以我今天也是最後一次,以世界佛教總部的主席身份來講我的心裡話,今天之後,總部主席就會由莫知尊者來擔任了,我再次祝賀有這麼好的尊者出任主席,這是眾生的福報。我雖然對生死有把握,但到了佛土再返回人間,我就沒有把握,因為不知道阿彌陀佛批不批准我返回人間現身禮佛,除非南無羌佛恩師召喚我。”
        你們到現在還要懷疑正法所在地,怎麼不想一想,祿東贊主席能清楚知道他的生死因緣,正如在 2015 年 7 月 16 日他給台灣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的一 封信中,就已經作了預言,祿東贊法王為什麼以文字答復了不能擔任台灣覺行寺的方丈?因為他沒有這因緣了。祿東贊法王能清澈了知生死成就的緣起緣生 ,這不證明是如來正法的成就者嗎?你們這些懷疑者太愚癡!!太可憐了!!!妖孽差一點就把你們百千萬劫成就解脫的種子給滅了,欺騙誤導你們不要相信世界佛教總部,誹謗佛降甘露是“機關加魔術”。大聖德們希望能最後救到 你們這些可憐眾生,已經決定:破格修佛降甘露!一、由我們把缽洗乾淨,蓋 上缽蓋,那個“東方”,可以放在任何“機關加魔術”的地方,我們看守著, 她用“機關加魔術”把非人間物相的甘露降到了缽中,我就帶隊拜她為師!二 、相反,為了拿“東方”現身說法,拯救佛教徒,鑒於此,讓“東方”把缽洗 乾淨,她想放在哪裡就放在哪裡看守著,巨聖德在幾十米外請佛從空中把甘露 降到她面前看守的缽中!如果佛不降甘露,我陳依固自斷右臂、焚燒供佛,以為儆戒!因為不負責任胡說八道,應該遭報!而一當甘露降下,條件是 “東方”必須公開發文懺悔謗佛謗法謗僧謗甘露之罪,從此改惡向善,利益人類,修學正法,做個好人!!!
我為什麼敢這麼武斷地保證?因為我跟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23 年了, 我太了解羌佛是真正的佛陀!我親自看到過佛降甘露,看到佛陀來虛空就那麼活生生把甘露降到了衣缽中 ; 20 年前我跟大格西洛桑珍珠談到大聖德們時,他說大聖德們連羌佛的一根指頭都比不上,他講到西藏的佛法和羌佛的佛法是天差地別,誰能請綠度母現身虛空給我看了?只有羌佛做到了,西藏的法王做不到!我陳依固親自見到過羌佛出現 32 相的佛陀真容 ; 我和幾個人去拜見巨聖德時,侍者讓我們在 18 層樓上只有一個門的房間等候,進門後除了空房就是窗外的藍天白雲,突然間巨聖德在窗外空中出現,剎那從玻璃外穿入,玻璃完好無損,此時房中湧現莊嚴壇城!大家嚇得驚叫之後只有淚流滿面的激動和歡 喜!經歷了真佛法的人,我還不敢保證嗎?!!!
佛弟子:陳依固 
2/3/2018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拉 珍 
《鑒別聖者的級位》刊出後這段時間,從各種渠道傳來不少詢問。有的人很高興找到一個清楚鑒別真假聖德的方法;有的不相信文中坦白剖析的佛教界聖者隊伍現狀,認為言過其實;有的人通過金剛力表法鑒別,恍然明白了很多真相,對某些妄稱大菩薩的活佛法師感到失望,同時也為自己的成就前途擔憂,不知該何去何從;有的人卻認為身為弟子,總拿這個標準那個標準去衡量師傅,是不是不妥當,會不會引起反感?還有的人就文中的一些具體法義提出了學術知識方面的問題。問題太多,無暇一一應對,便將這些問題統攝成一文,總括而言之。
 
對這些詢問,我不願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式的膚淺表面作答,而想請大家在提問之前,先站到一個極其重要的主軸上反觀自己,看看自己在判斷擇法時,是否偏離了這個主軸?事實上,當我們時時握緊這根主軸來思考判斷,很多問題自然而然就變得簡單清晰起來,甚至不問自答了。這根主軸是什麼?——解脫。
 
解脫,將眾生從六道輪迴的痛苦中解脫出來,這是佛法存在於世的唯一目的。相應的,解脫自己,也才是佛弟子修行學佛所應有的目的,離開解脫這個主軸而學佛,都不是正道。至于菩提心解脫眾生,那是自覺以後的事情,此處暫不細述。那麼,非世俗功利目的,純淨地為了解脫成就,依金剛力表法鑒別師資,目的只為避免錯信邪師而墮落,因為人生光陰非常短暫,一旦走錯路誤了時間,解脫就無望了,因此為求真能解脫自己的佛法而鑒別師資,有什麼不妥當呢?當我們聚焦於解脫,就會自然而然過濾掉那些與解脫成就無關的身份地位之類外相形式而思考到一個問題:眼前這人的證境證量到底能不能讓我得到解脫?當我們聚焦於解脫,便不會不知去從,而自然思考到另外的問題:到底擁有什麼樣的證量才是真正的聖德,才有能力帶我解脫?真實的解脫法在哪裡?怎樣才能學到?方向瞬間清晰敞亮。而當我們聚焦於解脫,那些塵世風波,諸如在真實不虛的認證書上造罪造孽之類謾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事情,就會變得很無聊很可笑,因為你的焦點早已落在第三世多杰羌佛任運生死的實證聖量佛法上,無論什麼人說什麼做什麼,無論他們鬧得怎麼喧騰編纂得怎麼真切,都無法顛破那真真實實讓眾生得到大成就大解脫的佛陀聖量!
 
那麼反過來說,如果一個所謂的佛弟子,他在讀過《第三世多杰羌佛》寶書之後,或者他在實際了解到有那麼多人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而坐化圓寂、生死自由、金剛不壞、虹身成就、證量超然、解脫無礙,他卻依然迷惑,幾句世俗是非就讓他滿腹疑慮,甚或嗤之以鼻,此時有一點我們可以斷定,這人不是衝著解脫成就來學佛的,因為解脫成就的事打動不了他,解脫成就不是他的目的,他根本不明白學佛是為了什麼,他已經昏聵到自己騙了自己都還不知道。那麼如果一個所謂的大德仁波且法王,無論他被捧得多高,號稱多大的菩薩,當我們看見他在了解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大量的成就事實,了解到第三世多杰羌佛任運生死的實證聖量佛法之後,依然無動于衷不以為然甚至詆毀誹謗,我們就應該十分清楚地判定,這個大德或仁波且法王根本就不是真聖者,他不但不明白解脫眾生這回事,連他自己也定然沒有解脫,他是騙人的假聖者。真的菩薩聖德必定極其關注眾生解脫之事,一當他知道什麼地方有快捷成就眾生的佛法出現,他會立刻動容,會高興,會讚嘆,會主動親近,會鼓勵弟子前往依學,因為他的目的就是行相對菩提心和究竟菩提心,讓眾生解脫嘛。假聖者則不同,從一開始他就不是出於解脫眾生的目的而登上『聖位』,所以越是偉大,越是能利益眾生的實證佛法,越是與他的行為相反,也就越會增加他的反感,因為他是凡夫,拿不出聖者的實證聖量來,所以這些實證聖量就會成為他斂財撈名的絆腳石令他惱火。這就像早年間我遇到的一個外地人,說他火車票、錢什麼的全都丟了跟家人也聯繫不上,要我給他一點回家的路費。好,既然你的目的是回家,那我就幫你回家,我說我幫你買車票買吃的,再跟警察聯繫保證安全送你回家,但錢不會給到你手上,他便黑著臉走掉了,為什麼?因為他是騙子,他的目的並不是回家,而是騙錢,你真跟他兌現回家的事就等於擋了他的財路,他就不高興了。假聖者便是如此,他們的目的不是利生,而是利己,口口聲聲說解脫成就,可當你真拿解脫成就的種種真實法度證量跟他兌現,他就狗急跳牆了。
 
其實,若遇到真正的大聖德菩薩,你基於求學佛法的單純目的,通過金剛力表法鑒別他的師資,他絕不會反感,一來他本身具有那樣的證量他不怕鑒別,二來這法度的出現是十方諸佛菩薩對眾生的悲心所顯,他的菩提心願正與此相應,所以他會歡喜。他來到這世上的目的就是讓眾生成就解脫,因此他巴不得眾生趕快來鑒別,然後趕快安下心來修行,好達成他救度眾生的目的。真聖者最會為眾生的成就著想,一旦他感覺自己的證量或因緣不能順利度脫某個眾生,他一定會想方設法將這個眾生推薦到證量更高或與之因緣更加相應的大德那里去,只要眾生能解脫成就,讓他做什麼都可以。真正的大菩薩大聖德也從來不自稱是某某菩薩再來,不管他們能拿出什麼樣的證量都是非常謙虛謹慎的。只有假的,沒本事冒充菩薩的凡夫和踐踏眾生解脫慧命的妖魔,才會用大旗虎皮虛張聲勢遮羞或害人,只有他們才畏懼反感鑒別。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正能量~感恩系列5

感恩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藝術滋潤了生命

                                                                         unnamed.jpg
  我們1765館入門處,掛著一幅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親筆簽名畫蒼葉拋紅,凝視著她,總能讓自己放鬆,讓一切沉靜下來,心中如有一股甘泉湧出,彷彿為生命注入了活水,讓人持續於忙碌的生活中勇往直前!

  "蒼葉拋紅2015年購自美國洛杉磯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那是一棟超過百年歷史的二層著名古典建築物,改設裝修為全新的文化藝術館,於2 0146月間開館,開館當天,各國人士聚集,美國官方還特別出席了七架二次世界大戰的轟炸機,專程在藝術館上空灑霧表演慶賀,熱鬧祥瑞。

  如此場面,令很多人感到好奇, 第三世多杰羌佛究竟是何方神聖?怎能讓美國以如此殊榮對待? 原來,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首位獲得世界和平獎的佛教領袖得主。

  世界和平獎創於1989年,是由世界和平使節團頒發的一個世界級聲望卓著的最高獎項,為促進世界和平及促進不同族裔文化宗教間的相互了解而設。其獲獎對象必須對世界和平作出巨大貢獻,如消弭戰亂、減少飢荒、促進人類發展等,世界和平獎分三等,第一等為最高榮譽獎,第二等為收獲獎,第三等為巡迴和平大使獎,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的正是第一等的最高榮譽獎。該獎的首席評判沃爾夫Hon. Lester Wolff 曾說,世界和平獎頒獎的對象有的是赫赫有名,有的不是非常有名,但是對和平有實質貢獻默默耕耘的人,顯然,行事低調發願不收任何供養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是後者的表率。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介紹得獎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文中說第三世多杰羌佛還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通過他的教導、實踐、藝術和詩詞,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人類指出了一條非暴力、慈善和愛的光明大道。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過很多獎項,包括因為對藝術、醫藥、道德、對佛教和精神的領導以及對美國社會的貢獻,而獲得美國總統金質獎章。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什麼是真慈悲?

 

拉珍

 

 很多人把慈悲與仁慈、慈愛混成同一個概念,其實不然。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傳的修行法當中,七支大悲我母菩提心第四支「慈愛:每時每刻,從於三業之行所生發,慈愛一切眾生父母,長壽無病富貴吉祥,終生喜樂」,第五支「慈悲:於三時中,願請諸佛菩薩加持一切父母脫離諸苦,得遇佛法修持,脫離輪迴諸苦」。三世多杰羌佛將慈愛與慈悲各分列一支,可見,慈悲與慈愛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其差別在於,慈愛之三業修持,所種的是天人福報之因,將結天人福報之果;而慈悲之三業修持所種的是出離解脫之因,將得脫離輪迴而成就之聖果。

 

那麼,在我們的修行當中,慈愛是必須的,行於四無量心,慈愛一切眾生,這是修行人的本等,但這並不是全部,也不是根本。如上所說,結天人福報之果,終究不能脫離輪迴的痛苦,因此,修行人必須在四無量心的基礎上,生發真正的慈悲之心,願請十方諸佛菩薩加持一切父母眾生得遇佛法修持,並將此心願落實到具體的行動中,這才算是掌握住了修行的根本,菩提種子至此方得生發。

 

現在很多修行人的問題在於,分不清主次,常常將慈愛置於慈悲之上,將四無量心置於菩提心之上。比如我曾親歷這樣一件事情,一位師兄的父親要過世了,家人要他回老家看看,師兄想了想說:「我回去能有什麼用?回去也就是看著他過世,守著他流淚,對他沒有任何幫助,我應該在這裡跟隨佛陀恩師學法,等我學成就了,再回去超度父親,我若本事不夠,我還能請佛陀恩師加持超度。」此時,一旁有兩位師兄大驚失色,斥責說:「你怎麼能這樣,做人不能這樣,連父母都不管了,做人要有良心啊,更何況我們是學佛的人!」我對他們二人說:「師兄的境界你們不理解的,你們不應該指責他。」但兩位還是忿然轉身,還到處找人評說:你看某某某師兄多麼過份云云。這兩位大驚失色的師兄就是典型的將慈愛置於慈悲之上。不是說那位師兄不該回去看望父親,他回去也是應該的,但回去或不回去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師兄所生的心是真慈悲心,是基於菩提的真孝心,是可貴的。密勒日巴祖師當年忍痛將母親獨自留在家中外出求法,多年不歸,最後母親餓死在家中。但密勒日巴祖師學到佛法成就了,他回到家鄉,親自將母親超度到了極樂世界。祖師這才是真孝,真慈悲,因為祖師了解,俗世的守候只是一時,且結果並不美好,父母還是會在輪迴中受苦,只有讓父母得到佛法,從輪迴中解脫出去,才是真正為他們著想,給他們真幸福。

 

文章標籤

德吉白珍佛學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